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公告 >

新闻公告

民国名媛盛爱颐:深情反被痴情误晚年住化粪池旁依旧宠辱不惊

发布日期:2022-05-06 22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民国时的旧上海,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大舞台,每天上演着各式英雄人物的悲欢离合。这里有军阀政客打马而过,有青帮白相叱咤滩头,有领事政客翻云覆雨,有豪门大户气焰熏天,有淑女名媛熠熠生辉。”

  盛爱颐是近代上海最大资本家盛宣怀的七女儿,在当时绝对算得上是旧上海历史上数一数二的名媛闺秀。父亲盛宣怀曾经是李鸿章手下的得力干将,也是清末著名的洋务大臣。除此之外,盛宣怀自己也在经商。一边为朝廷办事,一边从事商业活动中,盛宣怀给其家族积攒下了一大笔家业,从而使盛氏家族成为了上海巨富。

  历史上对盛宣怀有过这样的评价,洋务派代表人物,著名的政治家、企业家和慈善家,被誉为“中国实业之父”和“中国商父”。

  盛爱颐的母亲也是出生于大户人家,自小受到良好教育,是一个有见识、有主见、有经济头脑的人。盛爱颐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,从小聪明伶俐,见多识广,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。盛爱颐就读于上海的圣约翰大学,她不仅精通英文还能画善绣,写得一手好字。

  虽然说她是一位外表温柔的美丽女子,但是内心坚韧刚烈,绝对不输男子。她从小陪伴在庄夫人左右,家中事情多半都是由盛爱颐出面去周旋处理,这让盛爱颐在各界人士中声名远播,更以“盛七”闻名于上海滩。

  1916年盛宣怀去世后,盛家仍是上海有钱有势的名门望族。那时的宋子文刚从美国留学归来,经过他大姐宋霭龄的引荐,宋子文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给盛爱颐的哥哥盛恩颐当英文秘书。

  宋霭龄是孔祥熙的妻子,是宋庆龄和宋美龄的姐姐。因为给盛家的五小姐当过家庭教师,所以与盛家上下都很熟悉。宋子文经常来家里跟盛恩颐汇报工作上的事情,所以便有了机会跟盛爱颐接触。

  当时的宋子文一表人才,举止谈吐儒雅得体,再加上又是刚从国外留学归来,见多识广,办事干净利落,很快就获得了盛家的信任和重用。

  为了能够追求七小姐,宋子文还主动担任七小姐的英文教师,为的就是能够有更多机会接触到七小姐。在教授的过程中,宋子文经常讲一些异国风土人情,以此来展现自己的博学多才、与众不同。

  当然七小姐没有出过国,对于自己没有见过、听过的事情起了兴趣。没过多长时间,盛爱颐放下自己高傲的姿态,倾慕起这个年轻博学多才的教师。一来二去,两人便坠入了爱情的漩涡。

  盛爱颐的母亲庄夫人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有想要在一起的意思,刚开始还觉得宋子文长相英俊,又是留学归来,结合在一起也还行。直到后来庄夫人请人去调查了宋子文的家庭背景,发现宋子文的父亲不过是教堂里一个拉琴的,便改变了原先的想法,门不当户不对,觉得宋子文配不上她的女儿。

  盛爱颐的哥哥知道这件事后,也觉得不合适,便把宋子文调到武汉,让他远离上海,远离盛爱颐。宋子文也猜到了这是盛家的调虎离山之计,明摆着不赞成他们在一起,想要拆散他们,没办法这段恋情就这样搁浅了。

  后来,宋子文得到孙中山赏识,因为政治形势需要,被安排去广州。宋子文觉得这是自己发展的绝好机会,想要劝说盛爱颐跟他一同前往。此时的盛爱颐内心是非常矛盾的,一方面不愿意惹自己的老母亲伤心,另一方面即便自己有意宋子文,让她离家出走,放下千金小姐的身份也是一件难事。

  盛爱颐需要时间考虑,宋子文没有更多时间容她犹豫。在得知盛爱颐在浙江游玩时,他拿了两张船票追了过去,劝说盛爱颐同他一起去广州。盛爱颐最终选择留在家中,拒绝了宋子文私奔的请求,只是掏出了一把金叶子交给宋子文。

  其实金叶子表示有定情信物的意思,同时,她知道宋子文身上没钱,必要时也可以当作路费。最终盛爱颐不舍地跟宋子文告别,表示自己会在上海等他回来。宋子文拿着金叶子对盛爱颐说有朝一日重逢,再将金叶子还给盛爱颐。

  时间飞逝,等到1930年,宋子文高官厚禄,再次回到上海,却已经是一位有妇之夫了。而此时的盛爱颐已经三十岁了,在当时算得上是大龄剩女了。她只是没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,两人曾经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一场空梦。盛爱颐因为心伤难愈,整日闷闷不乐,导致她闹了一场大病。

  想当初盛爱颐在她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华里,守身如玉、坚如磐石。即便是面对大上海十里洋场的诱惑也不动声色,各路人士的追求和家里的压力,依然坚守自己对宋子文的承诺,可惜满腔深情终究错付了。

  宋子文在有三个孩子以后,因为无法忘却盛爱颐,为了纪念这段没有结果的爱情,让他的三个孩子名字里都有“颐”字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。据说那份金叶子的定情信物他也没还给盛爱颐,时光不会倒流,这份情他永远都还不上了。

  1927年的秋天,盛爱颐的母亲庄夫人去世了,家族一时间方寸大乱,仿佛没有了主心骨。几个哥哥不争气,整天不务正业,很快就把家产败完了,就对义庄的慈善基金打上了主意。

  在反土豪劣绅活动中,义庄40%的资产被充进了军需,盛家的几个儿子抓住了这个机会解散了义庄,打算把剩下那部分遗产分给盛氏的几个子孙。

  这样的决定盛爱颐坚决反对,她说那部分基金按规定已经是归于公产,绝不可能讨回,如果真要讨回,按民国的法律没有结婚的女子也应该享有继承权。于是盛爱颐向哥哥提出要十万元出国留学,但是哥哥不同意。

  此时的七小姐是上海滩出了名的新女性,同时也深受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的启发。于是盛爱颐尝试维护自己的权益,索性把他们告上了法庭,为自己和妹妹争取继承权。

  民国之后女子继承权虽然已是法律规定,但是几千年的封建统治,人们落后守旧的思想依旧盛行,实行起来还是相当困难的。要真正实行起来还得靠盛爱颐这个领头羊,而这场官司也成为了民国以来的第一例女权案。

  对于盛爱颐和妹妹来说得到这几十万两银子或许是个人的事,但它的社会意义远远超出了盛家内部的矛盾,因为这个事件意味着旧思想能够被推翻,新法律能够被落实。

  拿到遗产后的盛爱颐和朋友合伙开了“远东第一乐府”百乐门舞厅,在历史上,百乐是民国时代中国工商业经济高速发展的一个象征,同时,盛爱颐也算是第一个涉足中国娱乐业的女企业家。

  除此之外,盛爱颐还曾在乡下开展了文化扫盲活动,教农村妇女认字,读书、写字、养花这些习惯也在尽力保持。她还把父亲的十几万卷藏书捐给了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圣约翰大学。

  1949年上海解放后,盛爱颐一家被列为反派,更不幸的是盛爱颐家在上海的房子还被造反派占据了,家中的钱财也被搜刮殆尽。她从家中的大洋房搬到了工厂的汽车车间,当年的盛家豪宅前门的南京西路,后门在北京西路,车间小屋旁却挨着粪池

  面对着这一切盛爱颐却表现得异常冷静,因为她的一生已经受了无数坎坷磨难的洗礼,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惊慌的了。有时天气好的时候,她就在家中拖着个小椅子,一个人优雅地坐到门口,手持雪茄,看着路上人来人往。有时也会与一些小摊贩闲聊度日,打发时光。

  盛爱颐一直活到八十三岁,直到临终前她依旧把自己梳理得整齐利落,保持着名媛应该有的风范,体面又从容。就是这样一位名媛女子,面对感情背叛、家道中落始终保持女性的优雅和倔强。以通透之心看世界,以坦然之心接受人生低谷,以拿得起放得下的心态,将平凡的日子过得热气腾腾。